AJ100问之78-87问

我……我真的没弃坑……||||||||||||

于是这回尺度更糟糕了……真的……

还差13问,下回一鼓作气平掉……

感谢动画第九话让我找回了AJ的立场……用力点头……
但是动画的原创太发指了……监督跪下!!编剧跪下!!

顺说下一部想翻两篇日文AJ同人……或者自己写两篇……唔,其实人家喜欢某篇英文的18X的AJ……(喂!)复制一小段把我萌到的J君诱受段和其实很精美的H段给大家猎奇——

——Jouslain wound the long lock of Ariabart's hair around one gloved finger. "There are other ways to release tension, Ariabart," he whispered.

——The bottle lost somewhere amongst the sheets when Ariabart finished, he guided Jouslain to his knees and entered him with measured, even precision. Mindful of Jouslain’s comfort, his fingers reflexively clenched and flexed on the narrow hips to pull them until their bodies met.

嗯我想翻它,但是我的英文水平太无能……那么细致优美的东西翻不出来||||||||||

好吧于是糟糕物在里面,慎入……
78 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A(正色):不可以。
J:虽然自古以来对于男性就不存在贞操一说……
作者:对不起我打断一下,虽然你说的是实话,可是这不能成为无节操的理由……
J(无视作者,继续):但是毫无感情成分的身体交易,不就与野兽和娼妓无异了么?
A(继续正色):我也是如此认为的。
作者:…………我忽然觉得J君的言外之意是……如果他同时有很多“恋人”,他就可以同时和很多人H……
法尔密(小声):这就是实情吧……
A(圆场):也没有“很多”吧?
作者:…………A君你真大度……
A:我还没有无聊到要去和十八岁少女争风吃醋。
J:……即使同样称为“恋人”,意义也是不同的,何况我并不认为这个称谓很恰当。
作者:人生的赢家褚士朗公爵阁下,你可以不用晒了——我只是想知道,你平时是分一三五二四六么?
J(正色):请不要用你们的奇妙臆想私自给我排定日程表。
作者:也是啊,你还得留下相当的时间和法尔密卿在一起……
法尔密(窘):…………那是工作!!工作!!

79 您对SM有兴趣吗?
A:……这是不可能的吧?
J(笑,看A):我倒是略有兴趣。
作者(扯纸巾擦鼻血,对J):太令人吃惊了!!请详细谈谈你的计划!!
A(看J):……对不起我一直没有看出来,褚士朗卿原来一直抱有那样的期待。
作者:……A君你的腹黑气场全开了…………
J:用这么容易让人误会的说法还真是我的过错——可我并没有说过我希望“被”SM吧?亚历亚伯特卿?
A:………………(考虑了一会)有些话我就不说了。
J(挑衅地笑):你想说什么?上次的腰带?上上次的领巾?还是……(伸手抚弄自己衣领上的羽毛)
A:……………………算了。
作者(嘴合不拢了):两位……就算下半场是成人向,还是需要尺度的啊!!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A(思索):大概会有些困扰吧。
作者(抱头):麻烦你有点攻的样子!!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说“他不索求我我就去索求他”么!?
J(笑):事实上他几乎从来没有主动过。
作者:……A君,我都看不下去了…………
J:这也算是他微妙的精神洁癖的一种。
作者:……J君你辛苦了,工作之余还要负责诱受……
J(苦笑):是他有时体贴过度。
A(不解):啊?
J:即使工作压力很大,但除了休息之外,也有另外的方式来排解。
作者:……A君你听明白了?
A(沉默):………………(忽然正色)以后这种事情请早点告诉我。
作者:…………这种气场……J君,今晚请好自为之……让我们先进入下一题。

81 您对强奸怎么看?
A:无耻而无能的举动。
J:并且也是对于女性权利的侮辱和蔑视。
作者:…………你不用避重就轻。
J:据我所知,至少贵国的法律是不承认男性可以作为被强奸对象的。
作者:……………………这倒是真的……X尸有罪,男人还不如尸体……

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A(苦笑):担心公主会不会忽然误入……
J(点头):确实有这方面的担忧……
A(扶额):最糟糕的是,这种事情曾经发生过……
J(惊):什么时候!?——
A:大约两个月之前,你出差去其他行星的期间,一天下午茶的时候,公主忽然问了一个问题……
J(脸色青灰):…………她问什么?
A:…………“褚士朗卿的办公室里的空调是不是坏了?”
法尔密(扶额):……我当时想也没想,就回答说“没有坏啊,为什么会这么问?”
A:………………结果公主说……咳,“那为什么褚士朗卿要在办公的时候把衣服都脱了呢?”
法尔密(小心翼翼):阁下,您漏掉了“和亚历亚伯特卿”这几个字……
A:……………………………………
J:……………………………………
作者(拼命擦鼻血):J君,你脸色真的很差……

83 在迄今爲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J:应该是……办公室吧。
作者:……结合上一题,这个回答真微妙。
A:为什么我记得你明明是在战舰上会比较……?
J(一本正经):……面前是宇宙空间的时候会有另一种感觉……但并非兴奋或焦虑。
作者:等等,“面前”是宇宙空间?
J(看作者,面不改色):如你所想。
作者(抓纸巾猛擦鼻血,对A):这么说来A君果然干过把J君压在落地舷窗上的事情么?
A:他似乎很喜欢如此……
J:…………那就不仅是在战舰上而已了。
A:天城的瞭望台上也有可以眺望宇宙空间的落地窗……
作者:…………其实我脑补的是天城的透明外罩……
A&J:……………………

84 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作者(抢话):不用回答了,人民都知道,几乎每次都是。
J(笑):其实也有过特例。
作者:如果不介意能仔细说说其中的某一次么?
J:如他之前所说,第一次时我咬脱了他的手套。
作者:那是什么时候?
J(看A,笑):他意志消沉的时候。
作者:J君你趁虚而入真是太不厚道了!
J(正色):因为等待他“趁虚而入”可能比我有生之年看到铁达尼亚的衰亡还要更渺茫。

85 那时攻方的反应是?
A:非常惊诧。……应该说是猝不及防。
J(笑,对作者):你可以想象……他手指内侧相当敏感。
作者(沉浸在脑补世界里):唔…………
J(对A):其实猝不及防的应该是我才对。
A:这个词不应该被用在早有预谋的人身上吧?
J:你的反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腹黑笑)原本是想看一看你进退两难的样子的。
A:当时确实有过瞬间的犹豫。……因为不确定你是否是认真的。
J(笑):我当时真的只是开玩笑的呢。
A(惊愕):…………(有点受伤)以后这种事也请提早告诉我!
J(笑,玩A的呆毛):轻信不是个好习惯,亚历亚伯特卿。
A(醒悟,抬眼):……尤其是轻信你,褚士朗卿。
作者(言语不能状态):……………………

86 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J(笑):有。
A(急):怎么可能!?——
作者:………………我也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J(对A):你忘记了么?
A(努力回想):……确实没有印象了。
J(诡秘地笑):是那次。
A(疑惑):哪次?
J(凑到A的耳边):@……#%%&*&……
作者(抗议):喂!!请不要用这种方式糊弄观众!!——等等,A君你怎么又脸红了……
A(表情尴尬):……下一题。
作者:我代表全体观众抗议这种鬼鬼祟祟的行径!!
J:好吧,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不过只回答一个。
作者:……我也知道问“过程是怎样的”是不会有答案的,那么,至少请告诉我们原因……
J:我做了件惹他生气的事情。
作者:………………完全不能想象A君会对你生气……他甚至不介意你脚踩两条船——不,也许不止两条……
A:……但我无法容忍他对于自己的安全如此疏于防范。
J(笑):于是你就身体力行地告诉我,我已经“疏于防范”到了会在盥洗室被人侵犯的地步?
A:……………………
作者(抱头):OK,OK,下一题,下一题……

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J:他没给我做出反应的时间。
A(反省):…………当时是太冲动了一点……
作者(因脑补而失血过多):…………
J(笑):我真的被吓到了。
A(斜眼):我已经改掉轻信的坏习惯了,褚士朗卿。
J(笑):可是霸王硬上弓是另一个更坏的习惯,亚历亚伯特卿。
作者:…………我实在不认为A君会养成这种习惯……
A:而且你丝毫没有做出不愿意的表示。
作者(坏心眼):他想表示不愿意也不可能吧……
J(点头):他没有给我那样的机会……
作者:J君你误会了,我想说的是,难道不是一分钟之内情况就由强X变成顺X甚至诱受了么……
J:………………你以为我是那个岸尾大辅么……
众:……………………好冷…………

(最后两句是kuso……大家不要理会|||||||||我最近只是被岸尾的YD受搞得有点脑残||||||||)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终、终于填了,大人辛苦了~
对着A君流泪满面,你终于攻了啊、终于攻了啊,J君要多辛苦哪你这个精神洁癖的弱攻|||←不过说不定J很乐在其中?

J:………………你以为我是那个岸尾大辅么……

所谓神来之笔大概就是这样了Orz。
于是说疏于防范难道可以对应到动画某原创剧情上去?大大大囧……

to 千夜sama
我一直觉得J君很享受那种……精神上不停地调戏A君,身体上被A君压倒的状态……(遁,我在说什么|||||)
顺手推荐《舞踏会的手帖》……那是一张极其美好的“受把攻上了”的碟……岸尾出演的清源院真弘特别适合用来脑补诱受的J君,嗯||||

to 梅梅
于是你说的是动画的哪个原创情节~?

这么说来A君果然干过把J君压在落地舷窗上的事情么……美!!!!!!neta借我存着何时用上!!!

…………你以为我是那个岸尾大辅么…………啊教主……啊太阳……可是那感觉就是很工口阿阿阿阿阿捂脸……

捂脸完全看不出A攻君气势何在啊...只有满眼的“受把攻吃了”还SM了...继续捂脸...

……有NC女和NC男殉情的那集原创……
所谓J疏于防范……
这就是那个无良博主

苻蓠

Author:苻蓠
无错我换马甲了……(抽飞)

性宅,脸萌,心腐……
文艺爱,考据爱……
口胡爱,扯淡爱……
喜HC,好YY……
帝都蜗居第六年中……

连接用banner,请自由取用——
banner(小)

近来声控到无药可救了……

+応援している声優+
近藤 隆 さん
関 俊彦 さん
石田 彰 さん
野島 健児 さん
堀江 一真 さん
中村 悠一 さん
神谷 浩史 さん
小野 大輔 さん

+自家孩子的中文应援站+

[计数]雪泥鸿爪
[留言]雁过留声
[分类]陌横阡纵
[存档]断简残牍
[最新]清音初唱
[链接]礼尚往来
还是应援一记吧……
虽然是个很扶额的东西,但是我得说我喜欢这个应援banner上的广告词……唉唉,一种很让我等腐女悚然心惊的振聋发聩效果= =||||||

「花陰-堕ちた蜜華-」応援中!
2.5次元男性饲养中
510临界同人交流会醒目!请重击↓↓↓ 欢迎转载宣传!
X月O日
華と龍 第二章~錯綜~(这个真的还会出现么= =|||||)
3月18日
百歌声爛-男性声優編- 3
neo10真的没收兄弟文艺歌,暗荣死一死吧啊啊!……
4月22日
身代わり伯爵の結婚:カイン(神啊这角色是叫该隐是么= =)
4月24日
遠恋男子:真中明
4月25日
リバース/エンド2:ミチタテ
4月30日
デコイ 囮鳥:安見 亨
5月27日
闇の皇太子
5月29日
DramaCD Real Rode~Pure White Disc~:ナオヤ
「DJCD ラジオ☆ロデ Vol.1」
6月24日
クリムゾン・スペル:バルドリーグ・アルスヴィーズ
MOMOTTO TALK CD 近藤隆盤
6月26日
DramaCD Real Rode~Noble Black Disc~:ナオヤ
「ビューティー&ゴースト」:坂木康太
魔法使いの恋:奈津巳
7月23日
勘弁してくれ:高橋慎一


+养个男人玩+
[吐槽]落红满径
随时更新的吐槽机
[闲聊]随性而行
[晒坑]焚书坑儒
无错这里就是晒坑的地方……
1、复原版《午夜之瞳》,CP罗杨……(这个我平了啊啊,只是觉得那时写得太罗莉,我要重写……)
2、宇宙篡改史向银英同人之《指间砂》,CP大概是罗杨……(喂看标题也知道缪拉会掺和进来吧……)
3、《铁达尼亚》同人计划(注意是计划),《指间十年》(暂定),AJ。
4、东吴卅六题之《建邺》,CP权逊……(喂你有没有人品……)
5、黑历史向穿越玛丽苏之《子不语》,乐姑娘,请自由地……
6、对了还有孤独而坚定地对抗着电子怪物们的奥罗莉小姐(误|||||)……
搜寻栏